你的位置:主页 > 公司产品 > 客厅家具 >

但显露出一种充满岁月感的美

2018-09-09 10:28      点击:

  行走在静谧的南昌路上,耳畔是,脚踩梧桐叶的清脆声,眼前是,租界青灰色的历史建筑。这家纯白色的小店,在绿植的遮掩下,乖巧文静地伫立在一旁,不争不抢。

  不像一些店铺,用尽全力地吸引路人的注意。情报员眼球第一次来的时候,差点错过。视线之上是整面的白墙,黑色的logo和店名缩在一隅,左手边是伸出的杉木橱窗,简单地让我以为是哪户文艺青年的后院。

  推门入店,一楼正在进行日本陶艺家小野哲平以及其夫人织品艺术家早川由美的作品展。

  小野哲平的作品,是日本侘寂美学的代表之一。外表斑驳,但显露出一种充满岁月感的美。与这些从泥土中诞生的器物对视,似乎能够感受到一种饱含情感的力量,也仿佛能看到小野哲平 40 年创作生涯的脉络。

  失物招领不定期地,会和国内外的手工匠人合作办展。2013年至今,已经有超过20位匠人,陆续在这里办过展售。“我们想传达朴素的生活理念,化繁为简。”创始人李若帆将天然材质的表现力称之为“朴素的美感”。

  简洁的黑色铁腿,搭配3.2cm厚的樱桃木板。无论是当书桌或是餐桌,你都能感受到一份敦实和稳重。桌面只用木蜡油处理,多年以后,这张桌子会因为你的使用,而产生专属于你家的光泽。▼

  同样是樱桃木制成的衣柜,采用百叶推拉门,节省空间又透气。柜门推拉手感顺滑,又不失分量。▼

  小茶几叫“随心边几”,可置于房间的任何角落,自由灵活的属性,格外喜人。▼

  二楼摆着很多柜子,但是眼球最喜欢的还是这个三层玻璃柜。玻璃上的压花,在简单的原木衬托下,竟也能如此地洋气性感。▼

  二楼与三楼之间有个小茶间。木格纸窗、榻榻米、蒲团,宁静优雅,爱茶的朋友一定会喜欢。▼

  茶桌的名字叫“旅”,它可以收纳于旅行车的后备箱中随茶人四处行茶。茶人与茶客可安坐于草编蒲团,亦可席地而坐,一切从简。▼

  “亮格柜”结合柜与格的属性,“亮格”是指没有门的隔层,“柜”则是指有门的隔层。再加上透棂元素,就像南方人小时候家里的“猫柜”一样。人们一眼就能看到里面的东西,猫儿们也偷吃不了。▼

  再顺着楼梯往上攀,来到三楼。这里被布置成一间小家的模样,分别划有玄关、客厅、卧室和书房区域。

  卧室内,第一眼看到这个梳妆台,就让我的脑海中浮现“镜花水月”这个词。果真,这个梳妆台的名字就叫“如月”。女子在这里梳妆的话,可真谓是“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了。▼

  书桌上放着的镇纸、笔山、笔挂、托盘,是获得2017年金点设计奖的作品。拿在手上很有分量。▼

  书桌前的单人椅很有意思,它叫教堂椅,原创团队去掉了宗教的符号和背景,保留了它牢固的结构与衔接。原本用来收纳圣经的木斗,现在可以用来收纳日常用品。座面贴合臀部形体,做了凹面造型。▼

  失物招领原创的单人椅,设计灵感都来源于旧物,不加过多的元素,让老灵魂与新形态巧妙结合,从而唤起往日情怀。

  上世纪二十年代,荷兰建筑师MartStam用铁管搭出了钢管悬臂椅的初始造型。三十年代,铁管椅开始流入国内,多见于上海、天津等地;四五十年代,国人自主改良的铁管椅风靡一时。▼

  十年前,失物招领在旧货市场中遇到了两把铁管椅,在保留原始结构、换上更舒适的软包坐垫并细心调节了靠背角度后,失物招领天津铁管椅与上海铁管椅便诞生了。

  之前我们参加上海100把椅子展,我最喜欢的椅子“拥抱椅”,就是天津椅强化版,坐上去就是一个字:舒服!

  KARIMOKU的产品,相比失物招领自己家的原创产品,用色更大胆,材质更多元,更具摩登感。也为这家出身于北京胡同的店,增添了一份魔都上海的时尚感。

  失物招领,于2008年诞生于北京。创始人兼主理人李若帆,小时候全家从东北搬到南方,同行的还有两件全家人珍视的家具,“那是爸爸的学生亲手做的,从木料选择到制作都非常用心,全家人一直都很珍惜”。这种的感受至今依旧深刻。

  所以她认为“用器物容纳生活”,家具是一种情感,更能承载一段岁月。她希望大家能在「失物招领」里重拾大家记忆中的,日常而平凡的家具。

  十年来,从北京到上海,他们捡起遗失的旧家具,做成了灵魂的容器,安放生活。

  失物招领把上海的这个3层老洋房,内外墙都刷上了明媚的白色,让这些来自首都的厚重家具,也小清新起来。